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任我驕矜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22
  • 上位者x真千金 遊刃有餘x漂亮驕矜 年齡差7歲 - 聯姻對象是京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父親勒令陳令舒畢業後就儘快和對方完婚。 情急之下,陳令舒把目光投向了發小的好友。 京市裴家的掌權人,裴應許。 京市人都傳他冷心冷情,手段狠戾。凡是他看上的,冇有得不到手的,但凡落在他手裡的,也冇有拿得到好處的。 好友鄭西妍勸她幾回,跟這種人玩,最後會被吃得骨頭都不剩。 然而,京市有名的會所,被聯姻對象帶頭排擠,一群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膩男毫無顧忌地調笑時,陳令舒依然飛蛾撲火般,走向了主座那個人。 開衩的黑色魚尾裙露出白皙的皮膚,陳令舒單膝跪在他的大腿旁,雙眼迷濛,笑得驚心動魄:“裴先生,你那天說的話,還算數麼?” - 年上有年上的好處。 鄭西妍曾經說陳令舒這狗脾氣,以後哪個男人受得了她。 陳令舒有時候覺得自己是聽錯了,傳聞中脾氣不算好的裴總,她卻從冇見他真正生過幾次氣。 反而對她事事縱容。 隻要她開口,重要會議可以另改時間,喜歡的畫展可以一擲千金,甚至生日當天,原本在國外出差的人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,隻為當天零點之前降落在她身邊。 隻是,絕口不提和她的婚姻。 陳令舒本來是以為她還小,卻無意中見到了對方的青梅竹馬。 決定飛去法國的前一晚,陳令舒猶疑著靠近了對方的書房,想要聽一句挽回,卻聽到裴應許正和青梅竹馬通電話,冷淡的聲音傳來:“小孩子脾氣,隨她去。” 隔天,飛機就落地法國。 委托的律師如約到達裴應許的辦公室,眼見這位平日八風不動的掌權人,看著手機上的行程資訊氣壓沉沉。 一週後,法國某間民宿,陳令舒和朋友看完歌劇回來,剛打開門,就被人按在牆上。 男人一身的風塵仆仆,熟悉的氣息包裹著她,指尖摩挲著她敏感的耳垂,帶起一陣顫栗。 原本要來留宿的朋友疑惑地敲了幾聲門,陳令舒被親得全身發軟,按住男人的手,瞪了對方一回,才被短暫鬆開幾秒。 陳令舒麵帶潮紅,氣喘籲籲地回:“抱歉,今天可能……不太方便。” 又被人扣著下巴吻了回去,男人滿含慾念的聲音落在耳邊:“明天也方便不了。”
  • 山隱霧潭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22
  • [足智多謀直球白切黑×桀驁難馴醋精小狼狗] 鬱霧生是一位天才傀儡師,一次走火入魔使得七年記憶全無,受恩師之托下山,為恩師故友翻案,再次遇見竹馬,昔日風光霽月的高嶺之花揹負上血海深仇,墜入汙泥,卻仍然保留著一顆赤子之心,掙紮前行。 是一同隱入多年前的舊案,迷失方向,墜入深淵? 亦或是雙向救贖,攜手執劍,成長和守護? 貌似平靜的譚城卻步步暗藏著殺機,從河神祭祀到陳年疑案,從孽債到鬼魄活傀。 鬼怪不是最可怕的,我帶你看看人心... 隻是去參加了一場山莊宴會,莫名其妙背上了黑鍋成為凶案嫌疑人? 隻是去參加了修仙宗門的比武,莫名其妙成為了推翻魔界陰謀的救世主? 這一路上的疑點無不指向一處——京城,背後似乎有雙大手推動這一切。 隨著真相的一角被揭開,是繼續深入還是止步於此? 鬱霧生的眼中彷彿有一汪清泉,那抹幽綠在譚子淮心中生根發芽。 “若我有一天欺騙了你?你會怎麼辦?” “我會很生氣,但也會聽你解釋。” “如果有一天,你不得不做出選擇?” “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你。” “哪怕...” “我會替你承擔一切後果。” “譚子淮,你可真是個傻瓜。” “傻點不好嗎?” 心念如一,萬法皆通。 某人曾經問過他的小青梅:“如果有天我惹你生氣了,你會怎麼辦?” 小青梅歪頭看他,笑得單純無害:“我會親吻你,然後讓你滾。”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